2016年9月 9


《中国科学院"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在京发布

8月31日下午,中国科学院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发布《中国科学院"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中科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出席发布会,并介绍了编制"十三五"规划的总体考虑和主要目标;副院长、党组成员李静海介绍了《规划纲要》的编制过程和主要内容;副院长、党组成员谭铁牛主持发布会。

根据《规划纲要》,中科院针对社会经济的要素、可持续发展和国家安全,选取了基础前沿交叉、先进材料、能源、生命与健康、海洋、资源生态环境、信息、光电空间八大创新领域,以及两类公共支撑平台统筹重点科技布局。

根据上述"8+2"领域,中科院凝练提出了60项有望实现跨越发展的重大突破和80项塑造未来发展新优势的重点培育方向,力争在一些战略必争领域抢占国际制高点,在若干新兴前沿交叉领域成为领跑者和开拓者,产出一批重大原创成果、重大战略性技术与产品、重大示范转化工程,提供更多有效和中高端科技供给,提升国家创新能力和相关产业国际竞争力。

其中,凝聚态物质、粒子物理研究、星系结构等备受关注的基础科学前沿,脑科学与类脑智能研究、大气灰霾追因与控制等关乎百姓生命健康安全的科研领域和方向,均被列入有望实现跨越发展的重大突破。

到2020年,中科院将建成具有重要影响力、吸引力和竞争力的国际一流科研机构,大部分院属研究机构与世界一流研究机构并跑,三分之一左右院属研究机构在优势领域处于国际领跑地位。在部分优势学科领域建成若干具有鲜明学术特色和世界影响力的科学研究中心和创新高地,成为我国科学技术跨越发展和创新型国家建设的标志性成果。同时,牵头发起大型国际科技计划,积极参与全球创新治理。

按照《规划纲要》,"十三五"时期,中科院将围绕基本实现"四个率先"目标,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基础上,重点抓好研究所分类改革、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科技领域 "放管服" 改革、以重大科技成果产出为导向的资源配置体系改革、分类科技评价机制改革、促进国内外开放合作和资源共享等。

同时,中科院还将实施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专项行动,重点推动一批基础好、见效快、带动性强的重大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并积极参与国家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和北京、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支持区域创新体系建设和发展,支撑和服务"双创"。同时,加强党建和创新文化建设,积极开展科学普及等工作。

白春礼指出,中科院在制定"十三五"发展规划过程中,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科技创新重要论述,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和全国科技创新大会精神,力求准确把握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和国家创新发展新要求,顺应世界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趋势,紧紧围绕基本实现"四个率先",系统调整优化科技布局,明确重点任务和目标,研究提出一系列重大改革发展举措,深入推进"率先行动"计划,致力于为我国建成创新型国家和建设世界科技强国作出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应有的重大创新贡献。

白春礼表示,作为世界上有重要影响力的科技大国,我国在一些重要领域方向已经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某些前沿方向开始进入并行、领跑阶段,科技创新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和引领作用日益增强。但与科技发达国家相比,与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目标相比,我国的科技基础仍然薄弱,创新能力还有很大差距,正处于跨越发展的重要转折时期。作为国家科研机构和战略科技力量,中科院充分认识到自身肩负的责任和使命,将抢抓机遇,乘势而上,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在我国建成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中发挥引领带动作用。

###

中国科学院

fig1

《中国科学院"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图解
点击此处获得更多信息。

 

两次蒙骗:一种新型"木马"抗体能克制埃博拉病毒感染

科学家们证明,一种双管齐下的抗体能对抗一种独特的免疫逃逸机制,像埃博拉这样的丝状病毒已经演化出了这种机制。这是在研发广泛防护埃博拉病毒疗法的道路上所迈出的关键一步,对这种治疗仍然还有迫切需要。包括埃博拉在内的丝状病毒有着不同寻常的进入宿主细胞的路径;它们通过微小转运囊泡(或称内体)进入细胞内部,在那里,它们会与一种叫做NPC1的宿主细胞特殊受体相互作用,并接着脱下面具。实际上,这一分两个步骤的通路具有屏障作用:让病毒在免疫系统中被藏匿及妨碍抗病毒疗法的功效。为了寻找抵御这种演进的免疫逃逸机制的方法,Anna Wec和同事设计了一种双特异性抗体,它先能与病毒外的一种特定糖蛋白(GP)结合,并搭乘它的便车(很像一个特洛伊木马),令它能接着附着于内体中的NPC1,阻止GP与NPC1结合及将埃博拉病毒释放进入宿主细胞。在人类细胞系中,Wec等确认,这些抗体能中和所有已知埃博拉病毒的活性,证明它们具有成为广谱抗埃博拉病毒疗法的潜力。他们还在小鼠模型中对这些抗体的功效进行评估,他们发现,与未被治疗的对照组相比,在感染多种致死量埃博拉病毒的2天之后,70%的小鼠活了下来。作者说,双特异性抗体系统还被证明能抵抗其他已知会劫持细胞内受体的病毒性致病源(如拉沙病毒等)。

###

Article #23:"A 'Trojan Horse' Bispecific Antibody Strategy For Broad Protection Against Ebolaviruses," by A.Z. Wec; E.K. Nyakatura; E. Mittler; J.R. Christin; R.K. Jangra; S. Bharrhan; J.R. Lai; K. Chandran at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in Bronx, NY; A.S. Herbert; R.R. Bakken; A.I. Kuehne; J.M. Dye at United States Army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in Fort Detrick, MD; K.A. Howell; F.W. Holtsberg; S. Shulenin; M.J. Aman at Integrated Biotherapeutics Inc. in Gaithersburg, MD; Z.A. Bornholdt; E.O. Saphire at 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in La Jolla, CA; A.I. Flyak; J.E. Crowe Jr. at Vanderbilt University in Nashville, TN.

 

"盘子"上的抗生素抵抗力演化

研究人员开发出了一种大型培养装置,旨在追踪细菌在有抗生素时进行突变的演化过程,结果意外揭示,最适宜生长的变异株并非那些最可能进入较高抗生素浓度的细菌株。相反,在培养皿上位于非常适应细菌"后面"的细菌却成为能在最高抗生素浓度中生存的细菌。这些结果对驱动细菌成功克服抗生素的演化模式和机制提供了重要线索,抗生素抵抗力这一现象威胁了全球人类的健康。为了更好地理解抗生素抵抗力出现的空间和时间,Michael Baym和同事研发了一种装置,它被称作微生物演化生长竞技盘(或MEGA盘),这是一种大型的矩形培养皿,在其上可用不同浓度的抗生素;研究人员在此所用的抗生素是甲氧苄氨嘧啶和环丙沙星。细菌是在该盘的某个部位进行培养的;随着对资源竞争的加剧,细菌会向其它地方扩散。通过使用不同的抗生素浓度,作者能搞清楚允许抵抗力越来越强的变异细菌的扩散。细菌无法从抗生素浓度为零直接适应于抗生素的最高浓度(就这两种被测试的抗生素而言),这表明,接触中间浓度的抗生素是细菌抵抗力演化所必需的。作者们发现,能增加抵抗力的突变常常是以生长减少为代价的,而它随后又被更多的代偿性突变所复原。有趣的是,细菌品种的空间位置在其成功发展抵抗力上也起了作用。例如,当研究人员将被困住的变异株(即那些位于其"适合"亲代之后的变异株)移到培养皿的"第一线"时,它们竟然能进入新的区域生长,而原先的第一线细菌则无法做到。鉴于这一发现,作者提出,细菌种群的适合度并非由最适合的变异株所驱动,而是由那些同时有足够的适合度而且又发源于和推进前沿距离足够近的那些菌群。正如Luke McNally和Sam Brown在相关《视角》中所解释的,在此研发的MEGA盘装置(它通过时空提供了"前所未见的细菌演化视图")可被用来探索更多方面的药物抵抗力演化。

###

Article #17: " Spatiotemporal microbial evolution on antibiotic landscapes ," by M. Baym; T.D. Lieberman; E.D. Kelsic; R. Chait at Harvard Medical School in Boston, MA; R. Gross; I. Yelin; R. Kishony at Technion–Israe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Haifa, Israel; T.D. Lieberman at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Cambridge, MA; R. Chait at IST Austria in Klosterneuburg, Austria.

Article #3: "Visualizing evolution as it happens," by L. McNally at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in Edinburgh, UK; S.P. Brown at 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n Atlanta, GA.

 

蚂蚁有双导航系统

据新的研究报告称,蚂蚁不但会计步,而且还会在它们穿行于周围环境时用视觉追踪物体的移动,旨在确定它们走过的距离。这种对运动的追踪被称作光流;有若干种昆虫都会运用这种能力,但人们过去认为,蚂蚁很少使用光流法。如今,Sarah Elisabeth Pfeffer 和 Matthias Wittlinger的研究结果表明,蚂蚁在迷路时,仅靠光流就可以找到回巢之路。他们对Cataglyphis双色沙蚁进行了研究,这种沙蚁的巢常常以卫星巢穴的形式分散于四周。有经验的觅食蚁会携带巢内工蚁往返于不同的卫星巢穴,这些工蚁对巢外环境的熟悉度甚小。先前的研究揭示,这些蚂蚁能根据其走过的步数来计算穿行的距离,即它们主要依赖其内置的里程计机制。为探索这些蚂蚁如何用光流提示来导航,研究人员用一个步行通道将相邻蚁巢的2个入口连接起来。一旦觅食蚁携其巢友在某个方向行进了10米时,它们会被分开,而被携带的巢内工蚁会被放置在相同距离之外,但方向相反。在被分开地点进行最初搜寻之后(假定是为了寻找失踪的伙伴觅食蚁),被携带的巢内工蚁最终会开始返巢之旅,它们会在其期待的蚁巢周围来回搜寻,其长度范围接近10米。然而,一组作为对照的被携工蚁如在分开和释放时被"蒙住眼睛",它们就无法找到蚁巢,这表明,它们是用光流提示来估算距离的。进一步的实验揭示,光流和里程计是以独立方式测算的,这赋予蚂蚁2种独特的导航系统。

###

Article #19:"Optic flow odometry operates independently of stride integration in carried ants," by S.E. Pfeffer; M. Wittlinger at Ulm University in Ulm, Germany.

fig1

Cataglyphis双色沙蚁的眼部被腹测蒙住。
点击此处获得更多信息。